滚动新闻:
首页 >> 工程建筑

儿子曾被3位女友拒绝母亲欲卖肾为其买婚房

来源: 时间:2018-08-15 14:58:25

儿子曾被3位女友拒绝 母亲欲卖肾为其买婚房

尚红,今年45岁,家住黑龙江省肇东市某镇。10日,她瞒着儿子小东来到本报,见到,她说的第一句话就是:“能不能帮我在哈市找一家医院,我要卖肾!”其实,尚红有这个想法已经很久了,卖肾的目的只有一个:能买得起一套房子,让儿子不再因为没房结婚,而像之前那样,被3个女友先后拒绝,难以成家。

瞒儿来哈要卖肾

“我不是一时冲动,而是想了很久。”

“我不是一时冲动,而是想了很久。我也曾犹豫过,毕竟是割自己的身体啊!但一想到儿子落寞的眼神,我的心像针扎一样痛。我宁可自己受苦,也要让儿子幸福!”尚红说。

10日,尚红起得很早,将早饭做好后,她跟儿子谎称去哈尔滨看看脑袋。没顾得上吃一口饭,尚红换上衣服便赶往汽车站。“平时我最愁出门坐车,因为头被孩子他爸打过,留下后遗症了,坐车一颠簸,脑袋就迷糊。”尚红说,为了儿子已经顾不上这些了。

据尚红介绍,小东今年23岁,娘俩相依为命,在镇上租了间房子,以开擦鞋店为生。擦鞋店就是娘俩维持生计、赖以栖身的“家”。

小东14岁时就弃学了,拜师学习擦鞋手艺。2008年,小东学艺整六载。尚红想,应该给儿子开个店,让他学有所用。当年,尚红东挪西凑向亲戚们借了6万元。“虽然房子是租的,擦鞋店也比较小,但是,两年来小店的生意还不错。现在算算,还没还上欠的债。但只要坚持下去,一定会逐渐好起来的。”说到这,尚红的眼睛闪过一丝亮光,但转瞬即逝。“虽然未来充满希望,可是我怕儿子坚持不住了,他之前受到的打击太大了。”

待嫁女看房选郎

“现在的女孩子太现实了!”

尚红说,儿子很内向,也很懂事,有委屈总是自己装在心里。“在我们那儿,二十三四岁的男孩儿几乎都成家了。儿子总说不着急,他说希望擦鞋店有了大的起色再考虑成家。可眼下看,即便是擦鞋店有了起色,我们也买不起一套房。你说我能不着急吗?”尚红说,儿子处了3个对象,每个都觉得小东很踏实、勤劳肯干,但是一听没房,都选择了离开。

“2008年正月,邻居给我儿子介绍了一个女孩儿。那女孩儿很欣赏小东的勤奋,可到了擦鞋店一看,女孩儿的态度一下就变了,她对我说,阿姨,我知道小东很努力,可两个人要结婚,总得有个房子吧?”尚红说,那女孩儿短短的几句话,深深刺痛了她的心。“处了半个月,还是因为房子的事儿,那女孩儿和小东吵了一架。之后,他俩就彻底断了。”尚红说,看着儿子一夜间起了满嘴泡,真想大哭一场。

当年秋,经亲戚介绍,一个农村女孩来到擦鞋店,按照当地习俗,两个人看好了,过完彩礼就可以结婚。女方家只有一个条件——如果能有个楼房,4万元彩礼可以不要。娘俩一听,顿时泄了气。

“儿子现在的女朋友是个护士,是两个人自己处的。”尚红说,儿子特别喜欢那个女孩儿。“女孩儿也很懂事,每次来家里,不是帮干这,就是帮洗那,我很喜欢这孩子!”就在几天前,女孩儿和小东聊天时被尚红听到了。女孩说,小东,咱俩好我什么也不要,只要能有个房就行。尚红焦灼的心再次被刺痛,她下定决心一定要为儿子买套房。

豁出自己换个房

“如果不这样,儿子要到50岁才能结上婚。”

“我婚后的20多年,是伴着苦和泪水熬过来的。从租房到吊铺,从未真正地体会到家的感觉。我不想让儿子像我一样,我一定让儿子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家!”提到自己婚后的20多年,尚红更多的是眼泪。因此,她更坚定地认为,儿子要想获得幸福,就一定要有自己的房子。“其实,这也是现实所迫,没有房子,哪个女孩儿愿意跟你?所以,豁出自己,卖肾买房,这是我必须要做的!”

“自打儿子处第一个对象时起,我做梦都想让儿子有套婚房,有个属于自己的温暖的家。”尚红揉了揉眼睛,似乎不想让人看到就要流下的眼泪,接着说道,“就是想在肇东买个房,也得十几万啊!这对我们娘俩来说简直是个天文数字。”

尚红算了一笔账:目前肇东的房价每平方米约两千三四,多数是中大户型。如果按60平方米计算,为儿子买一个“裸婚房”要十三四万。但目前家里的收入只能供日常开销,如果挤一挤,一个月能剩个四五百,一年最多攒6000元。

“按这个攒法儿,至少要22年。即使按贷款首付30%,也得4万元,我们娘俩得奋斗7年。可贷款必须有担保人,我们这样的家庭,谁敢给担保啊!这还没算装修呢。如果都算上,等能买得起婚房,我儿子快50岁了。那个时候我还能亲眼看见儿子的婚礼吗?”尚红哽咽着说,“我相信儿子会越来越好,可我相信有什么用啊,没有一个女孩子相信啊!”

梦见婚房梦醒落泪

“希望有一天实现了再告诉他。”

“那房子真大,墙雪白雪白的,地面锃亮发光。我这个梦,一直没告诉过儿子,希望有一天实现了再告诉他!”说到此处,一直忍着的眼泪不听话地流了下来,尚红抹了抹眼泪说,“有一次,我做梦梦见儿子有房了,虽然屋子不大,但是很干净很整洁,儿子带着媳妇来到了我的床前,当我刚要伸手摸一摸儿媳妇的脸时,突然惊醒了。儿子问我,妈你咋了?我只是说做了个梦,但并没有告诉他梦中的故事。”尚红说,当儿子转身的那一刻,她的眼泪刷一下就流了下来。“我想把这个梦保存好,等有一天实现了再告诉儿子。”

告诉她,买卖器官是非法的,希望她爱惜自己,别用这种方式换房子。尚红怅然离开了报社,留下了她的无奈与诘问:“我的儿子非常努力,我相信他的将来会越来越好;我的儿子知疼知热,我相信他会让自己的女人过得幸福,两个人相亲相爱就是一个温暖的家。可是,为什么所有的女孩儿都不相信呢?是要嫁人还是嫁给房子?”(文中尚红、小东均为化名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