滚动新闻:
首页 >> 移民留学

男子不堪忍受家暴持棍打死父亲称对生活绝望

来源: 时间:2018-09-18 18:22:04

男子不堪忍受家暴持棍打死父亲 称对生活绝望

棍棒打死父亲 为何大家同情   儿子说父亲常施家暴 他是为让母亲和爱人能活下去

“他总是打我,我一直忍耐。可是他要我离婚,还要伤害家里人,为了让我妈、我爱人活下去。我决定反抗。”27岁的本市农民王金生因长期受到父亲的家庭暴力而产生矛盾,持木棍将56岁的父亲打死。今天上午,王金生在北京市第二中级法院出庭受审。

王金生在法庭上说话声音很小,语速缓慢,他说自己是个胆小的人,从小父亲就对他实施家庭暴力。他上学时,父母做生意。父亲和母亲的关系不好,父亲有严重强迫症,有时候会为一些小事和外面的人打架。母亲曾让父亲去诊治,但父亲从没去过。

“我父亲经常威胁我母亲。我母亲一直没有自由的生活,我父亲强迫我母亲,不让她出门,不让和外界人接触。对我也一样。我对生活很绝望,没有能力再学习。”王金生说,他退学以后,父亲让他打理生意,买菜,洗衣,送水。从那以后,他一直在父亲的控制之内。父亲经常打骂他,家里的东西拿起来就打,他从来不敢还手。

王金生后来成为一名出租车司机,但这种情况一直没有改善。王金生说,父亲经常喝酒,脾气暴躁,每月打母亲一两次,主要是因为家庭经济上的琐事。结婚前,王金生每月的收入都交给父亲。结婚之后,父亲让他每个月交给家里5000元。

去年7月13日,王金生外出吃了顿饭,父亲认为他出去吃饭花钱了,没有节俭。王金生还没回来的时候,父亲就已经发脾气了,在里对他提出警告。下午4点多,王金生回到家,发现父亲把母亲打跑了。王金生怕父亲发脾气,就一直安抚他,父亲一个人喝起了闷酒。

“我安抚完我爸后,准备去上班。他让我送他去上班,我哎了一声,我爸就生气了,说我不孝顺,打了我一拳,我爸摔门就走了。他走的时候把我驾驶本拿走了,说我瞎跑,别干了。后来我出去拉活儿了。当天晚上7点左右,我爸给我打说他把驾驶本撕掉了,说我对他不好,还让我去找他。”

当天晚上,王金生拉完活儿回到家中得知,父亲在家中发脾气,王金生的妻子害怕,报了警。王金生的妻子此时已经怀孕两个月了。王金生到家时,民警正巧赶到。“我怕影响不好,就和妻子出了家门去找亲戚。”在此之后,王金生的父亲去了单位,并打给王金生,让他离婚。当晚,王金生和妻子回了家。母亲建议让他们夫妻俩出去租房住。

王金生说,他当时想起了一段往事,“4年前,我谈了个女朋友,他不同意,逼我分手,在家打我,欺负我。我受的伤害很深。”当晚11点,家人休息后,王金生决定去父亲单位找他再谈谈。

“我以前一直不敢反抗,我不想让我爱人和她肚子里的孩子受到伤害,我想求他给我点儿钱,让我们出去租房住。”到了父亲单位门口,王金生把一根木棍放在门外。

“他说他活够了,要和我妈离婚,离完婚杀了我妈。他说我工作也挣不了多少钱,别干了。还让我和我爱人离婚。我说我爱人已经怀孕了。他说孩子指不定是谁的呢。我说别这样,现在生活挺好的。他就威胁我,说不离婚,就杀了我爱人。”王金生被抓后供述说,他当时产生了“一了百了”的想法,“我抬起头,看到他凶恶的眼神,我当时失去了理智。我要让我妈、我爱人生存下去。”

随后,王金生出门拿了棍子,朝父亲的头打了三四下。父亲倒在地上,王金生又朝父亲后脑勺打了两棍子。见父亲躺在地上喘气很痛苦,王金生打报了110、120。民警和医生赶到后,告诉王金生,他的父亲已经死亡。

据了解,此案发生后,王家所在的社区居民向法院写了联名信,请求法院对王金生从轻处罚。

案件链接

前不久,北京市第二中级法院宣判了一起儿子与父亲发生争执后,持木棍和尖刀杀害父亲的案件。

此案中,30岁的被告人王刚是个啃老族,原本就患有抑郁症的父亲为此和儿子矛盾不断。法院查明,去年5月19日晚,王刚与父亲发生争执,其父持木棍打伤王刚头部等处,被王刚母亲劝开,王刚离开家。当晚10点,王刚返回后再次与父亲争执,并持木棍击打父亲的头部、躯干,用尖刀刺扎父亲,造成其死亡。

受审时王刚辩称,当时因其父持木棍殴打他,并声称要杀死他,他才持棍抵挡,属于防卫过当。法院审理后认为,王刚持尖刀刺扎父亲要害部位,致其当场死亡,显见其具有剥夺父亲生命的主观故意,已构成故意杀人罪。法庭认定其行为不符合正当防卫界定,判处王刚无期徒刑,剥夺政治权利终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