滚动新闻:
首页 >> 知识产权

骗取国家补助资金已经成为井陉县公开的秘密

来源: 时间:2019-01-11 13:37:49

骗取国家补助资金已经成为井陉县公开的秘密

人民石家庄6月16日电(侯崇智、张有立)人民河北频道于2013年5月下旬以来连续发表三篇报道,对井陉县在危房改造中存在的问题进行了追踪调查。

报道发出后,井陉县的广大友纷纷留言反映,井陉县南障城镇的一些危房改造示范村弄虚作假、骗取国家补助资金的严重程度有过之而无不及,造假到了明目张胆无所畏惧的地步。

友议论说,弄虚作假、虚构名单,骗取国家危房改造资金已经成为井陉县公开的秘密。造假者声称,我们敢造假都是有后台的,领导会保护我们,即使媒体对弄虚作假、骗取资金的行为进行曝光,我们也不害怕,地方政府也不会追究我们的任何。

6月14日,本再次深入井陉县山区进行调查采访。

井陉县南障城镇大梁江村是2012年度危房改造试点村,当年13户人家被确定为危房改造户,改造原因都为C级危房,改造方式都为修缮加固。

大梁江村地处井陉县西南晋冀交界处,距井陉县城28公里。2010年被国家城乡建设部、文物局评为“中国历史文化名村”。

采访发现,国家提供大量资金的危房改造工程,在这里成了骗取国家资金的工具。

在大梁江村口的墙壁上贴着大梁江村简介。村简介说:该村明清时期建造的房屋至今保存完好的院落尚有162处,房屋3000余间。这些明清时期的老房屋成了当地干部弄虚作假,骗取国家危房改造补助资金的“道具”和“幌子”。

这些古民居大部分已经年久失修,破烂不堪,大多数村民从上个世纪80年代开始逐渐搬到村头道路边居住。“这些老房子,是解放以后分给各家各户的,由于年代久远、修缮不力,大部分房屋出现了漏雨和坍塌,早在20年前村民就开始另选新址,搬到大路边居住了。”村民说。

“搬到路边的房屋,都很好,不需要危房改造,也没有人家进行改造。被定为历史文化名村后,村里要搞旅游开发,听说要对被废弃的那些老房进行改造。”村民说。

蒋全运家是该村13危房改造户之一。改造原因为C级危房,改造方式修缮加固。知情人士提供的当地有关部门向国家报告的资料显示:蒋全运家房屋于2012年4月25日已经改造完工,并于2012年11月1日通过了国家验收,得到了各级政府10500元的危房改造补助。

实际上,这是虚假的,蒋家的房屋至今未改造,蒋全运一家仍然借住在其叔叔家里。

6月14日下午,蒋全运的家人说:“一年多以前,我们家的房子漏雨,村里让报名说给我们维修,我们家也报了名,可是至今也没有人来修,也从来没有得到过一分钱的危房改造补助。”因房屋漏雨,又无力维修,蒋全运一家只好居住在蒋全运叔叔家里。

为骗取国家补助资金的子虚乌有工程在这里无独有偶。梁国军家也是该村13危房改造户之一。改造原因都为C级危房,改造方式也是修缮加固。知情人士提供的当地有关部门向国家报告的资料显示:梁国军家房屋也是于2012年4月25日已经改造完工,也是于2012年11月1日通过了国家验收,也是得到了各级政府10500元的危房改造补助。实际上,这是虚假的,梁国军房屋至今未改造。

在好心村民的带领下,在一处狭窄的小巷里,找到了梁国军废弃多年的老屋,这处房屋是一座至少有200年历史的两层建筑。梁国军家的大门没锁,门把手上积了厚厚的一层灰,显然很久无人出入。院中齐腰深的荒草丛生,残垣断壁中散落着石块。二楼年久失修屋顶漏雨严重,屋内杂乱堆着一些废弃的生活用具,地面上淤积了厚厚一层泥土。

王考成家也是该村13危房改造户之一。改造原因也是C级危房,改造方式也是修缮加固。知情人士提供的当地有关部门向国家报告的资料显示:王考成家房屋也是于2012年4月25日已经改造完工,也是于2012年11月1日通过了国家验收,也是得到了各级政府10500元的危房改造补助。实际上,这是虚假的,王考成家的房屋至今未改造过。

村民王考成家的老宅,大门紧锁,门前荒草丛生,门楼上的瓦缝间长满了青苔和杂草,一看就是长时间没有人居住,而此处房屋至今还没有得到改造。

而在老村对面的新村里,王考成现在的住处却是红砖瓷瓦。“他家搬出来近20年了,他家在微水镇搞装修,很少回来,村里也没有给他维修过房子。”王考成家邻居说。

刘秀珍家是该村13危房改造户之一。改造原因是C级危房,改造方式也是修缮加固。知情人士提供的当地有关部门向国家报告的资料显示:刘秀珍家房屋也是于2012年4月25日已经改造竣工,也是于2012年11月1日通过了国家验收,也是得到了各级政府10500元的危房改造补助。

6月14日下午,在现场看到,刘秀珍的老屋正房已经消失,散落的青砖瓦块和木料堆在杂草丛生的院子里。东房是个二层,门窗紧闭落满灰尘,高高的蒿草把房门堵住。西房的屋檐支离破碎,露出参差不齐的瓦茬子。整个老宅没有任何维修的迹象,也没有人居住。

这里不仅工程是子虚乌有的,连受助家庭名单也是虚构的。

大梁江村民蒋进科、蒋保军也是危房改造户,可是该村受访的村民纷纷表示:“不认识,村里没有这两个人。”

这些被废弃的多年无人居住的老屋,却成了一些人骗取国家资金的“道具”。梁根会家也是该村13危房改造户之一。改造原因是C级危房,改造方式也是修缮加固。知情人士提供的当地有关部门向国家报告的资料显示:梁根会家房屋也是于2012年4月25日已经改造竣工,也是于2012年11月1日通过了国家验收,也是得到了各级政府10500元的危房改造补助。

事实上,所谓的危房改造,只是给梁根会废弃的老宅维修了一个无关疼痒的门楼顶和一堵矮墙。

梁根会与身有残疾的弟弟生活在一起,因老宅只有两间小屋,出入不便。多年前,兄弟二人又买了旁边邻居家的房产。为了改善居住条件,梁根会去年开始改造自家新买的房屋,新修了门脸和安装了窗户。因资金紧缺,门窗至今尚未安装玻璃。“等有钱了再安装。”梁根会指着房屋说:“改造房屋,国家没有给我一分钱的补助,都是我们自己的。”

“老宅的门楼顶和一堵墙是村里给修的。”梁根会说,门楼顶,长宽均不足2米,房顶上垒的山墙大约3米长、不足1米高、0.5米宽。维修门楼和垒山墙,两个人干了八、九天,门楼上的瓦是自己的,垒墙的石头到处都是,不用买,工人工资每人每天50元。这些工程工钱最多价值千元,实际上,两个人如果踏实地干,用不了3天也就能干完。

梁根会家真正需要帮助的是修好目前居住的房屋,本应得到帮扶的他,却没有得到一分钱的补助。

梁根会不知道危房改造的政策,更不知道资金的多少和发放程序。村里没有对这一政策进行宣传,也没有签过有关房屋改造的合同或协议。

“20几天前(即本推出井陉县危房改造报道之后),村里干部拿来一张有关危房改造的表格,让我在上面签了字,具体做什么用,不知道。”梁根会解释说。

梁巨锁家也是该村13危房改造户之一。改造原因都为C级危房,改造方式也是修缮加固。知情人士提供的当地有关部门向国家报告的资料显示:梁巨锁家房屋也是于2012年4月25日已经改造完工,也是于2012年11月1日通过了国家验收,也是得到了各级政府10500元的危房改造补助。

真实的情况是:梁巨锁家的危房改造仍然是个“半拉子工程”,至今尚未完工。

在梁巨锁家老宅,屋顶刚铺好的木板被蒙上了塑料布,脚手架还没有撤掉,院子里一片狼藉,遍地是建筑材料和垃圾。

“破房子,没啥用。这都是骗取国家资金的‘道具’,这些工程不能完工,还要利用这些‘半拉子工程’为‘幌子’,向国家申请更多的钱财。”村民如此评价至今尚未完工的危房改造工程。

“是敢明目张胆骗取国家钱财的,都是有后台的,都是有人保护的。村支书都养着几十万的高级汽车,他们的钱从哪儿来?”村民议论说。

大梁江村至今还保存有明清时期建造的院落162处,房屋3000余间。但这些古民居大部分已经年久失修、破烂不堪、几近废弃。大多数村民也从上个世纪80年代开始逐渐搬到村头道路边居住。

大梁江村拥有162处明清古建筑院落,3000余间房屋,但大部分已废弃。

蒋全运的家的大门。

有关部门上报国家资料显示:“蒋全运家房屋于2012年4月25日已经改造完工,并于2012年11月1日通过了国家验收,得到了各级政府10500元的危房改造补助。”

实际上蒋家的房屋至今未改造,蒋全运一家仍然借住在其叔叔家里。

打开蒋全运家的大门,门楼顶上已经出现了破洞,几根木材摇摇欲坠。

蒋全运的家人说:“一年多以前,我们家的房子漏雨,村里让报名说给我们维修,我们家也报了名,可是至今也没有人来修,也从来没有得到过一分钱的危房改造补助。”

这间房子也是蒋全运家唯一的房产。因漏雨长期无法居住,一堆柴草堵住了大门。

蒋全运家房屋的侧面。

梁根会欲打开自家老宅的大门。

梁根会指着门楼说,村里改造的就是这个门楼顶,他们出的人工。这个门楼两个人干了五六天呢!

梁根会指着屋顶说,屋顶上的一堵矮墙也是村里给修的。

这是梁根会家废弃多年不住的老宅。左上角新垒部分就是那堵墙的一角。

这堵墙,在梁根会家屋顶上,就是梁根会所说的危房改造工程的一部分。墙大约3米长、不足1米高、0.5米宽。

这是多年前兄弟二人买的旁边邻居家的房产。为了改善居住条件,梁根会去年开始改造这座房屋,新修了门脸和安装了窗户。但因家里缺钱,门窗至今尚未安装玻璃。梁根会说:“改造这座房屋,国家没有给我一分钱的补助,都是我们自己的。”

有关部门上报国家资料显示:“梁国军家房屋也是于2012年4月25日已经改造完工,也是于2012年11月1日通过了国家验收,也是得到了各级政府10500元的危房改造补助。”

事实上,他家的房子至今也没有改造。

6月14日下午,梁国军废弃多年的老屋,地处死胡同内,右侧是梁国军家的大门。因长时间无人出入,路面已经长出杂草。

这是梁国军家的大门。梁国军家的大门虚锁,锁链也长满了铁锈,木块钉成的门把手上积了厚厚的一层灰,显然很久无人出入。

梁国军老宅院中齐腰深的荒草丛生,残垣断壁中散落着石块。门窗落满尘土,玻璃残缺不全。

梁国军家老宅二楼屋门大开,门前堆放着一些废弃的生活用品,拉扯的电线也已经断掉。

梁国军家二楼屋内杂乱堆着一些废弃的生活用具,地面上淤积了厚厚一层泥土。

通往王考成家去的道路,已经被荒草覆盖。

有关部门上报国家资料显示:王考成家房屋也是于2012年4月25日已经改造完工,也是于2012年11月1日通过了国家验收,也是得到了各级政府10500元的危房改造补助。

实际上,这是虚假的,王考成家的房屋至今未改造过。

村民王考成家的老宅,大门紧锁,门前荒草丛生。

俯瞰王考成家院内,门窗残破,屋脊下沉,部分屋檐已经塌掉,而整个屋顶也出现下陷。

梁巨锁家的门楼出现坍塌。

有关部门上报国家资料显示:梁巨锁家房屋改造于2012年11月1日通过了国家验收。

真实的情况是:梁巨锁家的危房改造仍然是个“半拉子工程”,至今尚未完工。

在梁巨锁家老宅,屋顶刚铺好的木板被蒙上了塑料布,一些青瓦堆放在旁边的屋顶。

在梁巨锁家老宅,脚手架还没有撤掉,院子里一片狼藉,并且已经长满荒草,遍地是建筑材料和垃圾。

梁巨锁家“半拉子工程”的一角。

“破房子,没啥用。这都是骗取国家资金的‘道具’,这些工程不能完工,还要利用这些‘半拉子工程’为‘幌子’,向国家申请更多的钱财。”村民如此评价至今尚未完工的危房改造工程。